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metart. me ,Korean

    来源:巢湖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3-31 07:44

    文|书院特邀作者 如果没有保洁员,医院会变成什么样? 不出意外,垃圾成山,细菌横生! 尤其是疫情期间,如果不及时清理的话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 昨天看到一个视频,一家医院的保洁员们生怕自己感染新型冠状病毒,纷纷“离家出走”。 偌大的医院,病人来来往往,垃圾无人清扫,公共场合无人消毒,这可怎么办? 这时,院长还在读书的儿子挺身而出,主动请缨干起了保洁,为医院打扫卫生。 整个医院上上下下,什么地面清洁、什么垃圾清扫、什么消毒工作,他一个人全给包了。 截至今日,他已经在医院干了整整两个多星期的活。 可视频一出,某些人的第一反应,不是支持,不是肯定,而是攻击和嘲讽。 有人说:发钱多了当然用自己人干。 有人说:这要是我家医院我也得去啊,自己的资产可不得上点心嘛。 有人说:不容易啊,还要专门配一个录像的。 还有人说:开局一张图,内容全靠编。 出力抗疫者,在危险地带不辞辛苦、任劳任怨;居家躲难者,躲在健盘后伸张正义、指点江山。 请问一个保洁员的工作能挣多少钱? 再说了,如果真是为了赚钱,他犯得着以身犯险吗?如果这是作秀,那我希望这种秀不妨多一点! 疫情之下,人性最大的丑陋,就是把善意当成作秀。 前两天,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被举报上了热搜。 网友@司马3忌向北京市民政局举报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。 随之,有博主发文质疑韩红。 这一系列的操作,引发网友质疑:韩红是真病还是装病? 众所周知,疫情爆发后,韩红和团队成员一起,连续三天三夜没合眼,直接病倒了,这才募得3126万,为武汉各大医院解决了燃眉之急。 如此善举,竟然有网友举报她。 我想,韩红没病,病的是举报她的人和喷她的键盘侠。 她堂堂一个大明星,自己不买房,所有积蓄都用来做慈善,这些年来,前前后后捐了3000万,愣是把自己捐空捐穷了。 可是她说:我做的那一点点小事,根本是沧海一粟、不值一提! 试问,那些在网络上喷她的人,你捐了多少钱?你为武汉出过什么力? 除了在家葛优躺,你还为疫情做过什么贡献? 善意的背后,是一群小人的狂欢。 无独有偶! 不止韩红,前段时间,孙扬也被黑了。 2月4日晚,杭甬高速萧山进出口防疫检查站,一辆白色宾利正准备上高速,去往杭州。 突然,车子缓缓靠向民警,车主摇下车窗,对在外执勤的民警说: 你好,我是孙扬,我点了外卖送你们,你们最近辛苦了,待会儿牛奶和面包会送过来。 未等民警反应过来,白色车辆已驶向车流…… 果然,到了晚上的时候,一名外卖小哥送来了8箱方便面,没多久,另一名外卖小哥送来了8箱牛奶。 寒冬之下,疫情肆虐,孙扬的举动给在外工作的民警,送上了温暖与关怀。 可是,键盘侠却紧追着不放。 有人批他是作秀,还有人把关注点放在他白色宾利车上。 甚至还有人说: 你看那么多给警察送口罩的,送了就走了,有几个留名字的?就送了几件都能买到的物资,还留了名字,服了~ 且不说,一个奥运冠军买一辆宾利,是全靠自己的本事,谁规定做好事,就不能留下自己的姓名?就得藏着掖着? 面对这些酸里酸气的声音,我只想说: 如果善意被曲解,爱心被批作秀,长此以往,再滚烫的热血,也会渐渐开始变凉。 在这个特殊时期,每一个为疫情做贡献的人,都值得尊敬。 而那些心怀叵测的人,因为偏见和狭隘的心理,逮住一点点小事就破口大骂,搅乱社会的风气。 疫情当前,做个好人,真的很难。 尤其是在举国“云监工”之下,你的一言一行,随时都可能被人恶意扭曲和揣测。 前段时间,抗疫英雄李兰娟院士也被泼了脏水。 2月1日,新型冠状病毒正处高发期,李兰娟院士以73岁的高龄,火急火撩地带队紧急驰援武汉。 凌晨4点下火车后,她放弃休息直奔医院,争分夺秒地阻击疫情。 她连续三天,每天只睡三个小时,其余时间全都泡在医院里、搞研究。 直到2月4日终于研究出:阿比朵尔、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新型冠状病毒。 消息一出,举国沸腾,这是抗疫以来首次取得的重大研究成果。 可是,键盘侠没有放过她。 有人说:李兰娟研究出的阿比朵达、达芦那韦,纯粹是为自己谋私利,因为这家制药公司是他儿子开的。 可实际上呢? 阿比朵尔,又名“阿比多尔”,1993年在俄罗斯上市;而达芦那韦,是美国强生公司的产品,2006年7月在美国首次上市。 而李兰娟院士儿子的“杭州华卓信息”,2008年1月18日才成立。 消息一出,啪啪打脸。 前方抗疫的人不计生死,而躺在温床中的人,反倒当起了监工,只要谁冒出一点点苗头,随时准备开炮、开始diss。 学医救不了中国。 身体上的疾病,或许可以医治,可脑子一旦病了,药石无医,什么神丹妙药都救不了。 辽宁绥中一对货车司机夫妻,就曾遭遇过无脑之人的攻击。 疫情爆发之初,李东新、穆秋夫妇在贵州卸货时,得知云南有一批蔬菜需要送往武汉。 夫妻俩商量合计之后,家也不回,直接开车去了云南,无偿为武汉运菜。 从云南到武汉,一路上,夫妻俩轮流开车,一个人开累了,再换另一个人继续开。 吃喝只能在车里解决,有时候为了赶着接下一趟蔬菜,菜送到目的地之后,他们顾不上休息,又马不停蹄地原路返回云南。 1.2万公里的行程,连续12天,3次往返,同行的货车司机质疑他,甚至特意打电话骂他。 返乡后,乡亲们说他们是瘟神。 面对疫情,他们没有害怕、没有慌乱,可是面对这些不怀好意的声音,他们慌了。 比病毒更怕的是,是人性。 新冠肺炎爆发,举国慌乱,被恐惧支配的大众,只要遇到跟武汉沾边的人,不管有没有感染都避之不及,甚至朝他们甩刀子。 可是他们忘了,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,如果没有这些螺丝钉一样、哪里需要就往哪儿钻的英雄,就没有此刻井然有序的生活。 有人身披铠甲,就有人满嘴污浊。 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:如果好人没好报,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做好人呢? 高赞的回答说: 善良并非天生,善良是一种选择。 2月2日,“救灾专业户”李海军,从老家四川宜宾县出发前往武汉,驰援雷神山医院。 他参与过汶川地震的救灾,十几年来,哪里有灾情,哪里就有他的身影。 而此次,他要去的地方,是疫情重灾区武汉,一不留神,随时可能感染。 可是国家有难,他没有犹疑,无偿为雷神山医院安装水电。 医者不计生死,民众不计报酬,即使渺小如蝼蚁,我也愿意,有一份力,出一份力…… 武汉市民王聪,也正是这万千蝼蚁中的一员。 前几天,武汉江岸区征集志愿司机,运送肺炎患者。王聪瞒着妻子、先斩后奏报了名。 不料,妻子知道后非常生气,王聪给妻子做思想工作,说: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帮自己家里做点事是正常的。 ”帮自己家里做点事的话是正常的。” 多么朴实的理由。 现在妻子不仅认可了他的做法,还想加入志愿者也为武汉献力。 这对夫妻不怕死吗? 他们怕死,但他们更怕的是,更多的人因这场疫情而死。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不过有人冒死逆行。 我必须快一点、再快一点,才能让更多人的及时就诊…… 江苏淮安一社区两名新型肺炎患者确诊后,人心惶惶。 多名保洁人员撂挑子不干了,只有65岁的钟大爷,还在原地坚持。 没有人给楼层消毒,他消;没有人倒社区垃圾,他倒,老伴怕他被感染,跪着求他:别去工作了。 他不听,愣是每天从1楼到34楼,来来回回地消毒。 老伴把他锁在屋里不让他出来工作,他说:已经做了,就一下做到底。 曾经,保洁员是社区里最不起眼的人,如今,钟大爷的背影闪烁着人性的光辉。 不管前方有多危险,不论受多少阻力,抗疫到底,是不变的使命。 即使真的有病毒,我替你们消灭它。 在这场人类与病毒的对抗中,还有很多人和钟大爷一样,为了人们的生活疲于奔走。 48岁的快递员薛长宏,便是其中一位。 疫情爆发后,薛长宏每天坚持在一线,把防疫物资、生活用品送到大家手上。 天刚蒙蒙亮,他便抵达营业点,拣货、量体温、消毒。 一切妥当之后,挨个社区地派送。 从年前到现在,他没有休息,每天工作12个小时,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转…… 可有人说:本职工作而已,医生、护士也好,快递员也罢,选择一行就做好分内事,其它的行业也一样。 这是什么逻辑? 医生、护士、快递员,他们就活该冒着生命危险工作?就活该被传染吗? 这个世界上,没有一种本职工作叫该死。 恰如王耳朵老师所说: 有些人,从不说自己有什么信仰。但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他肩头的时候,他愿意竭尽所能与倾家荡产。 “黑夜里,信仰星河的人流浪,信仰月亮的人奔跑,信仰太阳的人等待天亮。” 他们的信仰只有一个字:善。 只有一种善意,叫我愿意。 纵然肺炎会传染,纵然病毒无处不在,纵然网络喷子字字诛心、引风吹火。 他们也愿意,用平凡的肉体筑成一道墙,守护千千万万人的平安。 写在最后 都说,灾难就像一场照妖镜,照出了人性的善与恶。 抗疫的人冒着生命危险,与病毒做斗争,宅在家里的人,却在背后不断放冷箭。 我怀疑:这个世界,真的病了。 中国政法大学丛日云教授曾说过一席话: 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,即使你不去抗争,但对其他抗争者,要怀着几分敬重; 即使没有这份敬重,也不要在背后放冷箭,使绊子,助纣为虐。 疫情肆虐,人人自危。 今时今日,我们之所以可以宅在家里、刷着微博,或是在办公室里井然有序地上着班,不正是这些最最平凡的抗疫英雄所换来的吗? 没有他们的以身犯险,哪有此刻你我的现世安稳。 或许,我们很难强求每个人都为疫情出一份力。 但沉默,也好过捅刀。 【排版|匆匆 审核|沐漪】 【每日话题】关于 疫情 你有什么想说的呢?欢迎大家留言讨论。柴叔爱听~ (欢迎关注,未经允许,禁止转载;原创不易,盗文必究。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59957838437226236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metart. me ,Korean sitemap